Folkwang

中德艺术类院校比较 (节要)

 

前言

本世纪初以来,德国在高校领域里进行了一系列的改革。在体制上,促成巨大变更的推动力是《博罗尼亚进程》:德国自愿承诺按照该进程在课程、学制和学位上逐步进行符合欧洲统一性标准的改革。在这个改革框架下,德国绝大多数的高校现在已采用本科和研究生两个层次的学程模式。本科毕业授予学士学位,研究生的毕业学位为硕士或博士。本科常规学制三年 (许多艺术类专业还是四年)。此外,课程量的计算也已引进学分制 (CP); 毕业要求的总学分 (LP) 采纳欧洲学分互认体系 (ECTS)。学士学制从过去的四年减为三年的主要目的在于促进学生早日就业,为此,也加强配合劳动力市场需求的课程。许多学生,尤其是在校外兼职或打工的学生,认为三年的学习时间太短。依统计,不少学生需要七、八个学期或者更长的时间才获得毕业学位。

中国在上世纪八十年代开始推行开放政策,重新跨上世界舞台。应和这项政策的广泛改革已经带引中国融入国际社会。高校领域也以同样的步伐开展改革,并已实施了许多以国际化为导向的措施。许多高校在专业设置、课程结构、直至学分分布上,都多方采用西方或国际规格。在教育理念方面,改革强调教育的使命不仅仅在于培养掌握知能的学生,而是造就全面和谐发展的人才,这不由令人联想到威廉·冯·洪堡的教育理想。这个理念已经体化在一些具体步骤上,其中如增加跨学科课程或扩大限选文化素质课程 (类似德国高校的 "文化教育课" 或 "通识教育课" ) 的题材范围 - 从文学、哲学、心理学、直至持续性。适应市场需求也是改革的一个取向,相应地,世界各地屡屡可见的新类型高校也在中国兴起,如媒体艺术或服装设计学院等。

但是,在中国,任何改革都有遵行 "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核心价值" 的限制前提。这个价值体系的不可妥协性对教育理念、高校组织和课程计划都有着直接影响。一个例子是全校必修的公共基础课程如马克思基础原理或毛泽东东思想。因此,在作中德比较上,除了考虑到两国传统文化可能导致的差异,中国共产党在高校,包括艺术类院校在内,具有的领导和监督地位,也是不可忽视的要点。

下文按主题词进行中德艺术类院校比较。纳入比较的高校为:

_德国学术交流中心 (DAAD) 中文网站表列的58所国家承认的德国艺术类高校。

_45所准许参加全国高考招生的艺术类中国高校,其中包括国立的、所谓的 "31所独立艺术类院校",此外,列入比较的还有13所非艺术类、但设有艺术专业的大学,其艺术专业准许采用艺术类院校招生程序,亦即考生必须在高考之前参加专业能力考试。这58所高校均在中国大陆。

比较仅限本科专业领域。

院校隶属关系 / 院校属性在中国的重要性

在德国,高校具体细节规定由各联邦州政府在 "联邦高校总刚" 的框架下制定。这种责任分布结构意味着联邦政府,或即联邦教育与科研部,仅具有极为有限的职权。由于高校均隶属于各联邦州,隶属关系对学校的声誉不起任何影响作用。

在中国,大多数的高校是省属。具有重大意义的是直属教育部的属性。中国教育部在高校领域的管辖职权远超德国联邦层级的相对机构。属教育部直管的院校有76所。直属教育部是被视为一流高校的标志。被列入1998年 5月宣布的 "985-工程“ 现有39所院校,几乎全隶属教育部,其余的几所隶属直辖市或其他中央单位,如工业与信息化部。"985-工程" 院校是得到政府最高资助的高校,被视为精英院校。总体来说,中国最知名院校均为中央部属高校。

教育部直管的76所高校中,艺术类院校有: 中央美术学院、中央音乐学院、中央戏剧学院; 同时属于76高校和985-工程的清华大学设有美术学院。清华大学美术学院是所谓的 "中国九大美院" 之一,其工业设计专业被教育部选为全国高校国家一级重点学科。

高校组织结构:评议会 vs 党委

在德国高校组织机构内,政党没有施展作用的空间。只有各州执政党 (或联盟执政党) 可以代表党的路线尝试修改联邦洲高校法规,从而在高校发展上施展党的影响力。

在中国,情况完全不同。党委 (中国共产党委员会) 是高校机构的固定组成部分,在高校部署有三、四个部门。党委书记是中国高校,包括艺术类和私立院校在内,最高层的领导人,校长是党委书记领导下的行政负责人。二者虽然都参与学校基本政策和发展战略的筹谋,但党委书记是最高决策人,校长是执行决策人。

德国高校对学校事务享有自治行政权,实施自治权的机关是评议会,行使包括发布法令、修改高校各种规定、对高校发展目标和财政计划表明立场和提供建议等职能。评议会由选举产生的师生员工代表组成。

德国艺术类院校在高校法规框架下,自行招生、决定入学条件和举办能力考试。

中国艺术类院校的自主权比以前充分,但比起德国还是相当有限。入学条件和招生程序有很多限制因素并且很复杂。

艺术类院校类别 / 重点取向与影响因素

德国传统上最主要的艺术类院校的类型是美术和音乐学院。DAAD包括58所高校的列表显示这个传统延续至今 (共计27所);中国方面,58所院校中为数最多的也是美术和音乐学院 (共计19所)。

当然,培养美术类和音乐类人才的基地不仅限于 "纯" 美术和音乐院校。以音乐为例,德国有兼并音乐和另一类别艺术的院校,而且通常是以音乐为重点。此外,有的艺术大学也设有音乐系。中国的情况也是如此。(德国:23,中国:22)

中国人口是德国的16倍,而DAAD和中方表列的艺术类院校为数一样 (58)。这表示中国列表上的58所院校是艺术领域内的精选学校。一般说来,这些高校的录取学生人数比起德国的多得多。此外,中国还有很多提供艺术专业的普通高校、师范学院、高等职业艺术学校,所以资格较差的学生还是有不少学习艺术的机会。

德国的58所院校中有8所是新教 (基督教) 和天主教教堂音乐院校,中国一所也没有。这个强烈的对比是一个显示不同的传统背景可以导致差异的例子 - 基督文明传统是德国今天仍然关注教堂音乐的明显缘由。中国共产党今天的宗教政策比以往宽松,现在有国务院国家宗教事务局审批的宗教院校,主要是佛学院,但学位只在 "宗教界内部有效"。这类院校有些也提供艺术专业,如杭州佛学院的美术学院。

除了宗教文明,文艺传统也是影响艺术类院校重点取向的因素。在德国,这种影响主要不是来自德国特有传统,而是欧洲传统。在中国,起作用的主要是国家本身的传统文艺,亦包括中国少数民族文化。传统中国绘画、音乐、舞蹈和戏剧艺术在中国艺术类院校具有很重要的地位。

高校或专业设置在数量上的差异也可以反映不同的重点取向。引人注目的是中国媒体学院的突出位置:列表上的58所院校中,九所是媒体学院 (多数为省级),而德国的58所中只有一所是独立媒体学院 (科隆媒体艺术学院)。比起德国,中国设有电影、电视和动画专业的院校也多得多。中国的舞蹈、戏剧和音乐学院一般都提供电影或电视表演专业。在德国,这类培训一般是融入专业课程中。基本上,德国比较重视多角度的专业教育。 中国对媒体专业的重视,也许可视为中国高速度现代化建设的一种表现,随着媒体在现代社会日益增长的影响力,媒体艺术在中国也越来越受到重视。

毫无疑问,中国今天的高校发展也深受全球化影响。艺术类院校的类型在中国和德国可说是大同小异,比如综合性艺术学院在德国有 (如富克旺根艺术大学),在中国也有 (南京、广西等六所艺术学院)。学院、学系、专业或专业方向的设置也与国际模式很接近,例如,美术学院可概括的范围在中国和在德国大体一样:绘画、雕塑、建筑、设计、纺织艺术、动画、直至修复艺术等。

学习概况

在博罗尼亚高校改革框架下,德国绝大多数的学士学位专业的常规学从四年改为三年。不少艺术类专业仍采用四年学制。在中国,大多规定学习年限为四年,但有些专业现在提供三至六年的弹性学制,即成绩卓越的学生可以提早一年毕业;申请延长学习时间不得超过二年。德国不限制最长学习时间。德国艺术类学士毕业总学分一般为180学分,中国的约200学分。

中国高校征收学费。收费因院校或专业而异。以清华大学为例,学习工业设计每学年学费为一万人民币 (目前约一千二百欧元)。德国公立院校学士专业不征收学费,但每学期须缴 "社会福利费" (向学生提供服务和福利的征费)、AStA-学生会会费和学期优惠车票费,总计金额平均约250欧元 (因地而异)。

近乎三分之二的德国高校生在校外兼职或打工。这经常是学生不能按常规的三年学习时间完成学业的原因之一。中国高校生兼职或打工率有增高的趋向,但比起德国还是低得多。根据一项向上海高生家长进行的调查,当地绝大多数家长反对子女打工。有些德国学生兼职或打工不是出自经济原因,而是为将来就业收集工作经验。

约三分之一的德国本科生在学习期间到国外短期学习。中国方面,近年来, 到国外攻读学士的高中毕业生大数量剧增,而已在学的本科生短期出国学习的还很少,但高校已开始为学生寻找这种机会。越来越多的高校在暑期开办所谓的 "国际小学期",邀请国际教师和学生前来授课和共同举办活动,以增加学生在国内吸取国际经验的机会。

在德国,只有十分之一的学生住学生宿舍。中国的比率高得多。中国的学生宿舍经常就在校园里,所以校园生活和日常生活密切相连。中国的学生宿舍一人一年的收费大约一千人民币 (4-6人间,或更多人一间),德国的每月约二百多欧元 (1人间) 。

结语

德国和中国高校,包括艺术类院校,在过去二十多年中,都积极致力于高校体系的国际化,这是中德高校具有许多相同处的原因。仍存在的不同一方面来自传统文化的根源,一方面和政治制度以及国家教育体系有关。

Dr. Ning-ning Loh-John (罗宁宁博士), 2015年1月